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介绍新兴 >2018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「谁敢再说女人不会画!」绘画作品 >正文

2018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「谁敢再说女人不会画!」绘画作品

分类:介绍新兴 编辑: 时间:2020-05-23 点击:233次

2018-04-10|撰文者:诏艺

着名德国当代绘画艺术家乔治.巴塞利兹(George Baselitz) 于2013年,在接受《明镜周刊》(Der Spiegel)访问时, 曾这样讲过:「女性画得不怎幺好」(Women don’t paint very well)【注】。这句话当时引起轩然大波,受到无数批评者的反弹与反击。2015年,巴塞利兹以比较缓和但不改其本意在《卫报》 (The Guardian)的採访中,再一次表示:「市场不会撒谎。…儘管艺术院校的绘画课程由90%以上的女性所组成,事实是,这当中很少人能成功。这与教育、机会或男性画廊主无关。这与其他事情有关,而且我的工作不是去回答为什幺会这样。这样的现象不仅适用于绘画,也适用于音乐。」他接着说:「但这个很重要吗?如果女性有足够的野心去取得成功,她们可以这样做,非常感谢。但直到现在,她们没有证明她们想要如此。在通常情况下,女性很会自我推销,但当作为画家的话可不是如此。」

巴塞利兹如果能够平心静气,好好观赏一下珍妮.萨维尔(Jenny Saville)的作品之后,我想他或许会多思考几分钟,避免再讲出这种被人骂到翻天的话了。

2018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「谁敢再说女人不会画!」绘画作品2018香港巴塞尔展会上,高古轩画廊展出珍妮.萨维尔的《支撑》(1998-1999,油彩画布,302.3 × 181.6公分)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珍妮.萨维尔,1970年出生于英国剑桥,现今在英国牛津工作和生活。1988至1992年间,她就读于格拉斯哥艺术学院(Glasgow School of Art),并获得学位。之后在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大学(University of Cincinnati)进修期间,她表示见到很多身形巨大的白种女人,而这些女人的庞大身躯令她深感着迷。当时身穿短裤和T恤的那些白色大肉(big white flesh),后来成为这位艺术家绝大部份作品的主题。透过英国着名艺术收藏大鳄查尔斯.萨奇(Charles Saatchi)的支持,萨维尔作品于1992年首次亮相,后来又于1994年,在伦敦萨奇画廊(The Saatchi Gallery)与其他年轻英国艺术家(yBA’s, The Young British Artists)中同时展出后,萨维尔的才华广受艺评家与艺术界中专业画廊的高度讚赏,并迅速开启了重要收藏家与机构单位的关注与购藏。

萨维尔的画作很明显有着非常深厚古典绘画功力,但引入了只有当代才可能会出现的元素,那就是整形外科技术出现后对于肉体上变化的全新诠释。过去古典绘画艺术家往往喜欢或必须去停尸间,或有跟着验尸官去仔细观察人类肉体的习惯,并从解剖学的角度去深刻理解人类内外部躯体的构造,以达到绘画记录或表现功能上更精準而拟真的境界。萨维尔则从女性的角度,去挑战长期以来被男性艺术家所主导的绘画史中,过于理想与美化后的女体形象,刻意选取极端怪异的肥胖,残酷或残缺的画面,将女性裸体的不堪面,透过冷静而精準的高超笔触,以夸张变形的方法去描绘,使得画面往往让人感受到一种极端的不舒适、暴力、变态、鲜血淋漓,但却又真实地难以逃避。萨维尔绘画上的另一项特点,便是令人感受到一种接近雕塑上石膏泥塑之分解、堆叠、重塑的油彩过程,去逐步建构出画布上惊人的量体感。

2018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「谁敢再说女人不会画!」绘画作品珍妮.萨维尔《支撑》局部。图/诏艺摄。

2018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「谁敢再说女人不会画!」绘画作品从远处高古轩画廊展位一景。图/诏艺摄。

本次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中的这件珍妮.萨维尔作品《支撑》(Brace,1998-1999作,油彩画布,302.3 × 181.6公分),在画廊界教父高古轩(Gagosian)展出,不乏深受这件早期画作吸引的许多内行藏家的驻足围观,当场交头接耳讨论着。 坦然表示自己受到鲁本斯(Peter Paul Rubens)和弗洛依德(Lucian Freud)所启发影响的萨维尔,她作品所呈现出对于人类追求美体慾望的反讽、对于人性边缘、黑暗与丑陋面的客观观察,透过其精準节制而暴戾的绘画技巧,在追求写实主义的外表下,也同时呈现在其细部描绘上抽象和具象之间的激烈斗争。看似噁心而不适的画面中,深刻地表现出艺术家静默旁观的冷冽特质。以平均的绘画作品品质而言,似乎可以说萨维尔已经远远超过佛洛伊德绝大部分的作品,在创作观念和画笔上完败一堆平庸的男性艺术家。

2018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「谁敢再说女人不会画!」绘画作品珍妮.萨维尔《交界》( Interfacing ),1992。图/取自flickr。
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,萨维尔则曾经为了了解观察当代肉体的本质,而流连不少时间在纽约市区里到处观察整形手术的流程与操作。萨维尔的绘画主题,绝大部份关注于女性的躯体身体,也有部分是关于「未确定性别」(indeterminate gender)的人像,即所谓「跨性别人物」(transgender)的作品。透过她精湛而深入油彩使用上的理解,解构并重构起人身量体在绘画所能达到最震撼感官的作用。对笔者而言,萨维尔是当代绘画艺术家中,真真实实的一位「画家中的画家」(painter's painter)。

注释:为了避免有譁众取宠、引起对立与误导之嫌,附上巴塞利兹之英译完整回答如下(原文为德文刊载):“Women don’t paint very well. It’s a fact. There are, of course, exceptions. Agnes Martin or, from the past, Paula Modersohn-Becker. I feel happy whenever I see one of her paintings. But she is no Picasso, no Modigliani and no Gauguin.”


相关文章:

狗65体育投注_大发黄金版客户端下载|滚动赏析|之美信息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